分类 拉菲2登录 下的文章

  11月9日电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,当地时间8日,日本东芝集团在东京举行记者会称,为推进经营重建,将对亏损部门进行整顿,在未来5年间裁员大约7000人。

  此外,东芝还决定集中力量为电池等增长潜力巨大的领域投资。

  东芝发布的经营计划显示,在清理亏损事业部门过程中,东芝将在能源业务部门和IT服务部门共征集大约1000人左右提前退休。未来5年内,加上自然减少的人员在内,共缩减大约7000名工作人员。

  此外,东芝还将对国内外的办事处等进行裁撤或整合,在此基础上,在未来5年时间里,为增长潜力巨大的可再生能源领域以及锂电池等研发工程提供9300亿日元投资。

  同时,东芝还决定关闭旗下设在英国的核电公司,并出售美国的液化天然气业务部门。

  东芝将通过上述方法,在5年后的2023财年,使营业额达到4万亿日元。

  据悉,东芝因美国的原子能项目蒙受巨额损失,陷入经营危机。迄今为止,东芝已经出售了利润颇丰的存储半导体,即闪存部门。如何在新经营计划的帮助下,发展出新的盈利部门,是东芝面临的课题。

  7日,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·2018(BOE IPC·2018)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召开。在下午的智慧健康服务论坛上,业内专家学者、三甲医院院长代表,围绕“数字医疗 智健未来”的主题发表真知灼见,进行深入的探讨与交流。

  论坛上,中国健康管理协会会长郭渝成,解放军总医院健康管理研究院主任曾强,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主任委员王立祥,国家卫生健康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、中日友好医院远程医疗中心主任卢清君,陆军军医大学数字医学研究所副主任吴毅,日本南东北病院副院长照沼裕,京东方高级副总裁、智慧健康服务事业联席首席执行官张伟,合肥京东方医院院长董英海等八位嘉宾分别发表了主题演讲。

  互联网+医疗的核心内容是大数据,是医疗的数字化。当前,以高速、高效、安全为特征的数字医疗,打破了时空的限制,推动了医疗资源的下沉。借助数字医疗的技术创新,增强卫生健康服务的可及性,推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转变,提供了现实可行的路径。

  郭渝成发表了题为《全民健康管理体系的理论探索与实践创新》的演讲。她指出,宏观上的健康管理,应该管控一切影响健康的风险因素,以持续保持促进全人群的健康状态。因此,就需要为每个人建立可实时检测、客观、真实、动态、连续的健康档案,这离不开数字化医疗。特别是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持,这项工作已经有一定进展,但还不完善。不少边远、贫困地区健康管理仍流于形式。

  “只有通过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数字技术,才能让档案活起来、动起来、用起来。依靠互联网和远程通讯技术,实现资源共享、培训指导、解决医疗健康资源不均衡的问题,使老百姓真正享受到公平可及的健康服务。”她表示。

  她认为,构建全民健康管理体系,转变健康观念是核心;营造健康文化是重点;开展试点工作是策略。

  曾强分享了移动医疗应用于健康管理的一些见解。他认为,可以在移动互联网上通过健康问卷制定各种体检套餐,检查项目制定1+X模式,根据客户不同的病症实现体检的个性化。在健康管理过程中,通过移动医疗实现导诊服务、检后提醒服务以及风险评估和健康干预。今后,慢病管理的方式会越来越多的被保险公司支付。基于电子技术支撑的数字医疗和保险支付做支撑,健康管理就能落地了。

  卢清君通过中日友好医院的数字信息化发展历程进行了互联网+医疗发展的思考。他介绍说,中日医院搭建了技术平台,建立了机构的协同体系和专病专家委员会。同时,还将远程平台链接到五大模式,包括家庭签约机构。把专科医联体的资源对接到市级医联体和县级医共体,共同带动社区医疗、公共服务和家医签约,形成上下一统六级医生的协同机制。

  他指出,医疗质量与今天的数字化医疗密切相关。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病历,问诊不清楚、体检不准确,专家就无法坐诊。而这些需要靠医生的行为,靠技术、互联网信息系统集成数据,结合起来才能形成人工智能大数据。要把主动行为+客观的记录结合起来,才能形成人工智能。他希望通过互联网医院,能够把技术引进来,把医疗、教育、科研、重大疾病防控学科建设推升上去,帮助医院管理者更好的管理和决策。

  王立祥做了题为《<立体数字>一个关乎数字的新认知》的演讲,阐释了“立体健康”的概念,希望用立体数字研究助力健康中国。

  数字人虚拟技术已经在飞速发展,目前,京东方已成立自己的数字人体研究院,目标是将其打造成全球领先的研究开发和运营服务机构。吴毅以《数字人与数字医学》为题,介绍了通过数字化人体数字发现肿瘤的扩散路径,把肿瘤进行可视化,在计算机上把肿瘤切除进行模拟,规划手术。通过数据集构建人体的辐射模型,观察在手机场里面到底有哪些腺体受到手机辐射的影响的实验探索。

  照沼裕则分享了南东北医疗集团肿瘤患者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案例,内容丰富,深入浅出。据悉,京东方于2017年9月在北京投入运营了再生医学研究院,运营1年多以来,已实现细胞膜片相关技术的研发与落地。

  张伟就如何构建京东方数字医疗服务体系的主题发表演讲。他指出:“如果没有数据支撑,无论疾病诊断、治疗、健康管理,都是没有目的和抓手的行为。今后医疗的发展,尤其是医疗保险发展一定是基于数据进行支付。”

  “数字化医疗的核心一是物联,二是以人为中心。” 他表示,基于这两个基础,京东方2012年就提出来“以人为中心”的数字化医疗体系搭建的构想。围绕“以人为中心”的服务理念,以数据的互联共享为核心,通过布局产业基地和数字医疗物联网平台,形成健康数据、诊疗数据、研发数据、支付数据等的协同联动,建立数字化整合医疗服务体系。

  董英海在会上着重介绍了合肥京东方医院的优势、创新与数字化建设。他表示:“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管理各有所长,各有所短。要扬长避短,借鉴国内外的先进经验,走一条具有京东方特色的创新管理之路。我们以患者为中心,整合了六大创新模式,为患者提供高质量、高水平的就诊体验。包括医管分工合治、中心制、主诊医生核心制、分级诊疗、全方位护理和MDT(多学科诊疗团队)等,就是让患者有不一样的就医体验。”

  据悉,合肥京东方医院作为京东方智慧健康服务产业链条中核心的一环,即将在今年年底开门迎客。该院是三级综合数字医院,位于合肥少荃湖畔,与美国领先的医疗集团Dignity Health合作,引进国际顶尖的医疗技术和运营理念。作为京东方数字医院业务的重要布局,医院将充分运用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,实现医疗数字化、数据云端化、管理智慧化。

几位男生开始了行为艺术。图片据网友。

这两天杭州还蛮冷的,但一大早,有读者来了一条热乎乎的爆料。

读者张女士说:“我在网上看到,有人在杭州地铁上脱裤子啊,太不文明了!”

这是怎么回事?地铁KK君立马上网看了一下,原来是有一群年轻人,搞了一个“地铁无裤日”。

地铁无裤日,是2002年在美国民间发起的一个活动,意在让人们尝试摒弃保守,为生活增加乐趣的活动已席卷全球多地。该活动完整名称为“不穿裤子搭地铁日(No Pants Subway Ride)”。在我国,上海、广州地铁都曾出现过地铁无裤日。

对于这个还没怎么听说过的“不穿裤子搭地铁日”,很多地铁上的大伯大妈一脸懵,不知道这群年轻人在干嘛。

昨天上午,地铁KK君从地铁官方查看了昨天的监控视频。

这群年轻人是中午12点从4号线近江站进站上车的。一共10个人,都是男生,从买票进站,到站台候车都是穿得严严实实。到了地铁车厢内,可能因为有暖气的缘故吧,他们开始脱了,上半身是严严实实的“粽子”,下半身只剩下了小内内。

他们从近江站一直坐车到了彭埠站,期间在新风路站还下了站台,换了下一趟列车到彭埠站。到彭埠站之后,他们又穿上了裤子,然后衣冠整齐地下车出站了。

杭州地铁集团办公室主任助理吴艇说:“要是他们穿着内裤进站,是肯定要被拦下的。但是他们到车厢里脱裤子,我们就有点为难了。”

从他们的行为来看,应该是有策划过的一场快闪活动。选择时间,选择线路都是经过商定的。吴艇笑说,要是他们选择1号线,估计脱了裤子也没人看到,乘客太多马上就被淹没了。

对于杭州地铁来说,这倒是第一次出现“无裤日”。

KK君问吴艇作何感想?吴艇说:“根据杭州地铁的运营管理办法跟乘客守则来看,肯定相违背的。我们主要考虑市民的承受度如何,是否会造成视觉冲击。目前来 看,暂时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扰乱。但是我们不提倡,也不希望这么做,万一影响了车厢内其他乘客,扰乱了公共秩序就不好了,毕竟国情不一样。”

同时,网上大多数评论还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太文明。有网友提出质疑:是不是就是为了拍几张照片,然后发个朋友圈?还有人提出:希望他们的内裤都是新买的,健康安全的。毕竟那么多人需要坐的……

对于这几个年轻人的行为,目前地铁官方还在进一步了解中。

如何看待影响科学评价的话语权问题,就此陈列平教授近日在接受“知识分子”访谈时首次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既然作者署名排序不能说明一切,那么,该如何正确估计一位作者在合著论文中的真正功劳呢?

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,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,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。